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mbkeeper的博客

 
 
 

日志

 
 

欧洲大闸蟹泛滥成灾  

2010-09-19 10:37:01|  分类: 网文收集 copy a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英国

科学家一直以来一直相信,两种外来的好斗甲壳类动物——北美淡水蟹(Signal Crayfish)和中华绒蝥蟹(Mitten Crab)(即俗称的“大闸蟹”),即将展开史诗般的大决战,争夺英国的水下统治权,而英国本地的白爪小龙虾(White-Clawed Crayfish)则濒临灭绝的危险。

北美淡水蟹是在1970年代引入英国,已经在此安家,由于其掠夺性对本地的水生植物、水生无脊椎动物和鱼类造成了危险。英国生态学家Stephanie Peay称这些外来的甲壳类动物为“水下暴徒”,称为了保护濒危动物白爪小龙虾,应该将其隔离开来,脱离外来的甲壳动物。现在北美淡水蟹对水下的统治遭到了另一种外来动物的挑战——中华绒蝥蟹。中华绒蝥蟹首次进入欧洲要追溯至上世纪的1930年代,但直至1980年代它才大规模的侵入欧洲。我国的阳澄湖大闸蟹由于杂交的原因,实际上原来纯种的阳澄湖大闸蟹经过几十年的进化,基本成了苏北螃蟹的杂交品种。最为纯种的“中华绒螫蟹”现在只能在欧洲的莱茵河、阿姆斯特丹运河及泰晤士运河里面找到

由于欧洲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认为清蒸螃蟹是极不人道的做法从而激烈反对人们吃螃蟹,再加上中华绒蝥蟹在欧洲本土又缺乏天敌,从而导致在欧洲大量繁殖,进入英国的中华绒蝥蟹数量可能不下于数百万,行进路线显示它们即将与北美淡水蟹相遇,科学家们正在紧张的等待无可避免的世纪大决战。到底北美淡水蟹与中华绒蝥蟹谁将最后胜出,人们将拭目以待,胜出的一方将成为大不列颠新的霸主。

在德国

在汉堡的易北河畔,一艘渔船正在缓缓驶来,一位身穿防水裤、脚蹬长筒雨鞋的女船民抓住渔网一端,将全部战利品倒在甲板上:没有鳗鱼,没有鲈鱼,也没有梭子鱼,一网打来的竟然是百余只挥舞着双钳、长着褐色绒螯的中国大闸蟹。如今,中国人眼中的“天下第一美味” 正在大面积地抢占欧洲水道,让人确实感到来自中国的“威胁”。

人们估计,这种本来生活在长江下游的中华绒螯蟹是从往返于中国和欧洲的货船里的压舱水中被带到欧洲大陆的。这种“什么都吃”的八脚猛士生命力极强,它们栖海住湖,陆地爬行游刃有余,对本土物种构成了严重的生存威胁,甚至成为欧洲一些国家唯一的淡水蟹种。

据德国渔民介绍,自打大闸蟹入侵以来,梅克伦堡附近的淡水水产已经缩减大半。此外,欧洲各地的河岸也在它们的“打洞工程”中变得岌岌可危。这也就难怪让欧洲人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汉堡大学的生物研究人员将大闸蟹上个世纪横行欧洲大陆的历史,与今天它们在欧洲水道大举入侵的行为作了比较后得出结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们仍会在所有西欧国家的河段、港湾大肆繁衍。

研究人员说:“必须采取严厉措施,否则我们无法消灭它。”目前,在英国等国家的提议下,欧盟已制定相关补救计划,并展开欧洲范围内的捕捞大闸蟹活动。

由于欧洲水域以前没有其他品种的淡水蟹,当地人也不食用这种外形奇怪的动物。大闸蟹在欧洲近百年的繁殖过程中,保持了品种纯正。从2003年起,有中国商人开始将欧洲的大闸蟹运回中国繁殖。

而大闸蟹走向欧洲市场还只是不久之前的新鲜事。德国渔民是同行中第一批开始“吃螃蟹”的人。易北河畔的渔民朗茨克斯每周要捕捞大约200公斤的大闸蟹,并定期向爱好美食的中国、越南家庭以及亚洲超市、餐馆供货。而他自己却从未品尝过螃蟹汤,对于这种动物,他表示没什么好感。

为了对付这种骁勇好斗的动物,他必须使用特别结实的双层渔网,而且要在凌晨出行。因为敏感的大闸蟹特别怕热,太阳一出就躲得不知去向。为了保证货物的新鲜,朗茨克斯还不时得用清水冲淋池子里的俘虏。他说:“至少现在我不必再把它们倒回河里。”

1公斤只卖1欧元

在德国汉堡的易北河畔,一艘渔船缓缓驶来,身穿防水裤、脚蹬长筒雨鞋的船民沃夫冈抓住渔网的一端,将战利品倒在甲板上:没有鳗鱼、鲈鱼、也没有梭子鱼,一网打来的竟是百余只挥舞双钳的大闸蟹。

“这些年,易北河蟹满为患。我们渔民都快变成捉蟹人了。”见到我这位中国记者,沃夫冈打趣地说。

“在欧洲人为大闸蟹犯难时,我们华人却像发现了宝贝。”德国汉堡潇湘酒店的李老板乐呵呵地告诉记者,这里的大闸蟹价格极便宜,1公斤只要1欧元。每到大闸蟹上市的季节,华侨们都会来店里品尝。

在李老板的饭店里,记者还尝了一只大闸蟹。德国大闸蟹完美地保持了纯种大闸蟹“大、肥、腥、鲜、甜”的优良品质。而如今在国内,多数大闸蟹只能达到“肥”这一项标准。

江运是慕尼黑大学生物学教授,他向记者解开了这一“谜团”。由于无序的养殖和生态的失衡,导致长江水系大闸蟹品种退化,所以纯种原味的大闸蟹在中国已难觅踪影,长江里横行的全是“杂种蟹”。相反,欧洲没有其他淡水蟹,大闸蟹在那儿一直只在自己的种群内交配,品种十分纯正。

记者随机问了几位德国民众。他们对大闸蟹一点也不“感冒”:有的说大闸蟹长相怪异不能吃;有的认为螃蟹是肺吸虫病的寄主;还有的说自己的饮食不习惯吃这种动物。

捕捞螃蟹不花本钱

据记者了解,德国已有第一批“吃螃蟹”的渔民。沃夫冈就和欧洲华商合作,每周捕捞200公斤大闸蟹,定期向中国、越南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超市、餐馆供货。 沃夫冈说,每逢盛夏,生活在易北河等水域里的成熟大闸蟹开始展开“地毯式”迁徙,不远千里地上北海,为翌年春天的传宗接代做好准备。而这也正是“渔翁得利”的大好时机。

为了对付这种好斗的动物,他必须使用特别结实的双层渔网,而且要在凌晨出行。因为敏感的大闸蟹特别怕热。为了保证货物的生猛,沃夫冈还得不时地用清水冲淋大闸蟹。“虽然赚得不多,但这可是不花本钱的生意。”沃夫冈说。

一些渔业公司的捕捞数量更大。自2006年起,德国北部的梅克伦堡渔业公司开始经营大闸蟹业务,每季为客户提供大约3吨大闸蟹。“这能够缓解夏季萧条的渔业行情。”该公司负责人劳尔博士说。

劳尔告诉记者,以前他们捕捞的大闸蟹主要出口到新加坡。从2006年开始,他们第一次将800公斤大闸蟹运到上海。今年3月,第一批为中国渔民准备的80多公斤蟹苗,也已经被江苏各地的水产养殖基地一抢而空。目前,他们还准备建立一家大闸蟹加工企业,将小螃蟹加工成汤料,出口到中国。



应该组个欧洲吃蟹七日游的团,顺便解救苦难深重的欧洲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